茹素者比“食肉獸”健康?

Meet or Veggies

過去有不少研究顯示素食能降低很多疾病的發病率,包括某些癌症、心臟病、糖尿病、高血壓以及肥胖。最近,美國一項大規模醫學研究更揭示,素食能大大減少某些癌症的風險,其中結腸直腸癌的發病率與對照組相比下降22%。另外,美國有一本書,叫做《中國研究》”The China Study”,作者Joseph Campbell在中國收集數據和案例後,總結吃素是預防癌症的最好方法。這本書幾年前非常暢銷,看了它的人,有不少都開始奉行素食。

可是,事實上,食素到底是否真的比較健康?去年,在奧地利有研究發現,素食者的健康質素比食肉者差,易有敏感症,罹患心臟病及癌症的風險亦增加五成。

爲何這些科學研究會有那麽大的出入?

筆者在不同的博客裏看過不少素食者的“自白”,身邊也有不少茹素朋友,他們都是因爲某些理想主義或宗教原因而放棄吃肉的。但是,有些表示在吃素一段日子後,身體終於吃不消,越來越虛弱,但因爲理念上的執著,所以不願意吃肉甚或吃魚。有些就開始問自己:到底爲了一些理念,值得放棄健康嗎?

其中有一篇自白的文章,比較短,很容易看,讓我向大家推薦以下:Yes, I’m Eating Meat To Cure My Chronic Illness

另外,在美國有位麥可拉醫生(Dr. Joseph Mercola),寫過一篇文章,提出《中國研究》這本書的流弊。他指出,書的作者根本沒有看症的臨床經驗,收集的數據也非常片面,科研的基礎不夠紥實。他本身看過很多病人,發現有些素食者病入膏膚,有的還頻臨死亡的邊緣,後來得出一個結論,就是不同的人,身體有不同的需要,在美國,大約有三份之一的人會適合吃素,但其餘的就必需有動物性蛋白質,而在其他國家,這個比例可能會不一樣。

其實,《血型飲食法》的始創人彼得•戴德蒙自然療法醫生(Dr. Peter D’Adamo),其父親,詹姆斯.戴德蒙(Dr. James D’Adamo)自然療法醫生,自1957年執業以來,留意到衆多病人中,有些對素食和低脂飮食反應良好,但某些的情况就不見改善,有些甚至反應惡劣。最後,他得出的結論是,不同血型的人,都有屬於自己不同的健康之道。到了彼得•戴德蒙醫生進入自然療法醫學院進修時,便把這個假設,用科學實驗和研究方法來認證,最後把多年累積的臨床經驗和科研結果,集大成而推出《血型飲食法》。這個飲食法,提倡所有血型都要進食大量蔬菜和適量水果,但A型血的人士就要以某些豆類、堅果、魚和海產等作爲蛋白質的來源;O型則適合以肉類、魚類和雞蛋作爲主要蛋白質的來源;B型除了進食肉類和某些魚類,還可以加入乳類產品作爲蛋白質來源;而AB型吃的則是A型和B型的混合餐單。每種血型人士每天大約應該攝取的營養比例如下:

ER4YT_Montage

 

如此根據個人的遺傳特性而進食,很自然便會達到健康的效果,也不必去猜測到底自己是不是適合吃素了。

當然,因爲宗教原因而吃素的人士,他們的決定應該絕對受到尊敬的。但是,對於長期吃素、健康開始出現問題的朋友,或者他們沒有得到全面的資訊,所以做出對身體有害的決定,那可能是時候三思以下。筆者過去也非常信奉素食的理念,我本身是O型的,幾年前曾吃素半年(而且還是生食),結果貧血、胃酸倒流,痛苦不堪。後來得知《血型飲食法》後,開始吃紅肉,一星期内便把這兩種持續了半年的問題解决了。那時,我終於明白,吃紅肉對我來講是多麽重要。同時,我也看了一本叫做”The Yoga of Eating” (《食之瑜伽》)的書,明白了萬物循環再生的哲理,同時知道在吃肉的同時,如何做出較人道的選擇,那在對得起良心之餘,又能保持健康,真是一舉兩得。

© 除非另外注明,本網站所有文字及圖片的版權均屬《食得型》版主,不得抄襲或盗用。
© Article and photos copyright of 食得型 Eat Right! 2015 (except otherwise indicated).

相關文章導讀:

研究:吃素能大大減少某些癌症風險

茹素者患癌風險增五成

Yes, I’m Eating Meat To Cure My Chronic Illness

The Dark Side of the China Study

The China Study Revisited: New Analysis of Raw Data Doesn’t Support Vegetarian Ideology

The China Study Analysis by Denise Minger

吃肉還是不吃肉?穀飼還是草飼?

血型飮食法背後的科學根據

 

You Are What You Eat! 你就是你所吃的食物!

“You are what you eat!” 「你就是你所吃的食物!」

大家可能都聽過這句箴言,但最新的科學研究證明,這句話不但適用在比喻的層面上,而且事實上也的確如此。

在以下的片段裏,美國知名的細胞生物學家布魯斯.立普頓博士 (Bruce Lipton)解釋,新的科學研究發現了,每種食物細胞裏都含有微細核糖核酸(Micro RNA),它是影響染色體如何被傳釋的一種重要遺傳物質。

根據表徵遺傳學(epigenetics) (也是戴得蒙醫生的研究領域),我們的DNA並非決定我們一生的所有身體和健康特徵。而最近這項有關Micro RNA的發現,就清楚解釋了爲何我們的遺傳特徵,可以基於環境的各種變化,繼而作出相應的改變。原來,食物裏的Micro RNA不論在甚麽情況下(高溫煮食或急凍),都不會被催毀。它不會從一般的消化途徑而被人體吸收,而是在腸道裏直接原封不動地流入血液裏,繼而在我們體内的細胞,操縱我們的遺傳特徵、影響基因表現。

所以我們吃甚麽,它的遺傳信息也會變成我們身體的一部份。這個發現提醒我們,基因改造的食物,對我們身體會有直接影響,因爲它的Micro RNA,會直接影響我們的基因表現!

同一道理,戴醫生所提倡的血型飲食法,就是基於人體基因的可塑性,教人如何利用對基因有改良作用的食物,促進健康,又通過避免進食對基因有反面影響的食物,減少我們患病的機會,比方説,上一代都有患糖尿病的歷史,這是因爲患病的家人都有同樣的血型加上都是吃慣同一類的食物,所以下一代患同樣疾病的機會會增加。但是,如果能進食對自己血型有利的食物,避免有害的食物,那即使有“遺傳基因”,患上同一病症的機會就會大大減少了。

相關文章:

Ingested plant miRNAs regulate gene expression in animals

© 除非另外注明,本網站所有文字及圖片的版權均屬《食得型》版主,不得抄襲或盗用。

© Article and photos copyright of 食得型 Eat Right! 2015 (except otherwise indicated).